足球不会高于生死 却能面对生死做出动人的抉择

利物浦名帅比尔-香克利有句名言:“足球无关生死,足球高于生死。”足球是否真的高于生死,这句话还有待商榷。而当真正面对生死之时,足球却总能带给人无尽的感动,闪烁着人性的光辉。

12月1日,这本是南美杯决赛首回合的日子。但是沙佩科恩斯的球员们却再也无法站上赛场。但是,他们的决赛对手哥伦比亚国民竞技依然号召球迷来到球场,用蜡烛和歌声悼念死难者。吉拉多特球场4.5万个座位座无虚席,球迷手持蜡烛为71个死难者哀悼。

而在场内,沙佩科恩斯的球迷高举死难球员的照片、队徽和队旗。球迷们唱道:“在世界每个角落,我们会一直记得冠军沙佩科恩斯。”

在灾难发生后,国民竞技队在官网发布声明,正式向南美足联提出申请,恳请将冠军授予沙佩科恩斯。“国民竞技队恳请南美足联将冠军授予沙佩科恩斯俱乐部,以安抚他们的巨大损失,向这次致命事故中的遇害者致以敬意。2016年南美杯的冠军永远是沙佩科恩斯。我们会永远记得,沙佩科恩斯的兄弟,他们为美洲和世界足坛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在巴西国内,由科林蒂安、桑托斯、圣保罗这几家豪门球队联名在官网发表了声明将免费提供租借球员,申请沙佩科恩斯在未来的三个赛季内避免降级。

一战爆发于1914年8月,4个月之后就是西方传统的圣诞节。教皇本笃十五世请求交战各方临时停火,但无论是协约国还是同盟国的军队首脑,都对教皇的请求置若罔闻。难道圣诞也换不回短暂的和平共处?德国的皇家萨克森团率先说“不”。在德英两军对垒相持之际,萨克森团先发出友善的信号,用英语向对面阵地的英军喊话。这么一来二去,双方很快就热络的聊起天来,用团长策默米奇的话来说:“气氛热情得超过枪炮声!”

最有意思的是,英德双方还曾举行过多场足球“友谊赛”。与正规的球赛相比,这些比赛太特殊了:没有人数和时间的限制,“皮球”或者是金属罐,或者是衬衫,或者是牛肉,等等。“球员”们漫长飞奔,尽情享受足球带来的快乐,当然也会有“犯规”,但与战场上的生死较量相比,这样的犯规又算什么呢?

最著名的一场比赛,是德国皇家萨克逊133团VS英军的苏格兰骑兵连。一名德国士兵后来回忆道:“英格兰从战壕里拿出一个皮球,一场比赛就这么发生了。比赛是那么的精彩,当然也是那么的奇怪。”最终,德国人3-2赢了,但英国人也没输,最大的胜利者属于双方士兵,属于足球。

在很多人眼中,皇马俱乐部冷酷无情,多次送走功勋老臣,但是在社会公益方面,他们也是一家很有人情味的俱乐部。

一名黎巴嫩儿童的父母在爆炸中身亡,他成为了孤儿。不久前,在大人的帮助下,他表达了自己对皇马俱乐部的喜爱,俱乐部很快做出回应,邀请他来伯纳乌参观。小朋友来到了皇马,得到了一件印有自己名字的球衣,还和偶像C罗的亲密拥抱,此情此景,小家伙情难自已,哭出声来,足球世界,如此温暖,充满力量。

2015年3月1日,41岁的比利时布鲁日球迷洛伦佐带着家人观看比赛,不同的是这将是他人生最后一次观看比赛。身患绝症的布鲁日球迷洛伦佐,过去20年接受37次手术,深受病痛折磨的他准备接受安乐死告别人间,而去往天堂前最后的梦想就是再看一次心爱球队的比赛。

主场球迷为他打出了“你永远不会独行”的标语。在全场2万多名球迷的掌声中,他带着7岁的女儿为比赛开球,布鲁日最终3-0取胜。赛后洛伦佐得到了所有俱乐部人员的祝福,很多人都哽咽落泪。“我最后的梦想实现了,我可以安静地离开,在天堂里庆祝。”第二天洛伦佐平静离世。愿你被这世界温柔相待,选择有尊严地离开。洛伦佐是不幸的,但同时也是幸运的。他在生命最后的时光里,实现了心中的梦想。体育和足球的魅力在这一刻得到了充分的展现。

2003年夏天,在联合会杯喀麦隆与哥伦比亚的半决赛中,喀麦隆中场球员维维安·福在没有任何身体接触的情况下突然倒地,虽然被送进医院进行急救,但严重的心脏病仍让维维安·福告别人世。由于这场比赛进行了全球直播,福的去世引发了关于球员过劳死的激烈讨论。

维维安福在联合会杯期间猝死后,却发生了温情的一幕。夺冠的法国队与喀麦隆队长共同举起奖杯,两队球员举着维维安福的照片一同合影,将胜利的喜悦传上天堂的确,在生命面前,足球场上的恩怨、荣誉都可以轻轻放下了。

足球或许永远不能超越生命的意义,但是看完这些故事似乎就能理解为什么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将足球当成了自己的信仰,正因为足球涵盖了人们强烈的情感诉求,饱含了戏剧冲突、欢欣落寞,才变得独具魅力。足球永远不会高于生死,然而信仰却能跨越生死。(前沿新闻记者 时青华 实习记者 张爱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