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克教母”薇薇安:不老的时尚神话

“没有文化就没有进步,我认为一间古老茶庄比百座摩天大厦重要,不要胡乱拆掉旧有建筑吧,要尊重前人留下的心血。”――薇薇安·维斯特伍德

时装界的姜,未必愈老愈辣,但纵横时装圈30多年的薇薇安·维斯特伍德,却仍然权倾时装朝野,一手打造的皇朝,到今时今日仍然没有被外收购,集“朋克教母”、“叛逆天后”、“时装女巫”等封号于一身的薇薇安·维斯特伍德也没有“垂帘听政”,年过六旬的她仍然披甲上阵,继续上演属于自己的神话。

每年的巴黎时装展上,人们总能看到有着一头蓬松金发、目光犀利、神采飞扬且气质另类的摩登女王,那就是薇薇安·维斯特伍德。悖离主流、坚持特立独行个人风格,薇薇安·维斯特伍德数十年始终如一日的勇猛展现她旺盛的创作力以及反叛味十足的另类格调。虽然薇薇安·维斯特伍德已经是位气质高雅的伦敦老贵妇,但是它仍旧保有一颗前卫的赤子之心,并且经常思索着当今与未来时尚工业的发展这种严肃议题,这也是薇薇安·维斯特伍德的设计风格总是予人极端前卫怪异,有时难以亲近的原因,当然也吸引了许多后辈设计师的追随。

薇薇安·维斯特伍德来自英国南方,原名薇薇安·伊莎贝·斯威尔,1941年4月8日出生于一个叫丁特威斯特尔村的小地方。父亲在冰淇淋工厂的机械车间工作,尽管出身并不富有,但她的童年是幸福的。薇薇安·维斯特伍德自幼聪敏过人,学习优秀,中学时屡获奖学金。她的双亲省吃俭用,捐买到了南方哈罗镇的邮政局差事,于是举家南迁。后来她回忆自己的思想时说,到哈罗艺术学校学习时,还完全是工人阶级的思想。她在哈罗艺术学校学习了一个学期,学的是金银首饰设计。那时她梦想当一名教师,为了进师资培训大学,她先到柯达工厂挣钱,然后上学当教师,当时她想“我能同时做教师和作画。”不久,她与德里克·威斯特伍德结婚,并生了个儿子本杰明。她喜欢画画,但不喜欢干家务,最后她同丈夫离婚,她认为导致离婚的原因是丈夫的思想懒惰。而且薇薇安·维斯特伍德从来不是那种按部就班的人,作为一名教师,她也不是校长喜欢的那类人,尽管学生们很喜欢她,但她毕竟不善于与同事相处。于是,她不得不利用在哈罗艺术学院所学到的知识设计制作珠宝,并拿到波托贝洛街上去卖,来维持自己与儿子的生活。

1965年对于薇薇安来说是一个人生经历的转折点,薇薇安通过弟弟认识了对她成功有重要影响的马尔姆·麦克拉伦。他俩像两股游荡、摇曳而疯狂的电流,一旦相遇便会产生出强烈的闪电,志趣相同终于使他们走到一起了,麦克拉伦成了她的良师益友和合伙人,薇薇安·维斯特伍德在思想上则追随他日趋信仰无政府主义。薇薇安·维斯特伍德和麦克拉伦支持各种青年反叛流派,而这些流派亦依次成为他们设计的灵感之源,他们把宣言印在T恤衫上“惟有无政府主义最美。”

1970年,薇薇安·维斯特伍德向母亲借了100英镑,和麦克拉伦合伙在伦敦的英王道430号开店,后面是一间命名为“伊甸园”的汽车间。当时一股强劲的嬉皮风潮席卷欧美大陆,他们在店内售卖50年代的摇滚唱片、二手磁带、收音机以及各种与50年代摇滚有关的如嬉皮服饰一类的纪念品。然而薇薇安·维斯特伍德的兴趣在服装设计方面,不久她的第一套服装系列问世,它是受到西方都市青年反叛精神启发后创作的,她的设计完全摆脱了传统的服式特点,用几乎是粗暴的方式将各种不可想象的材料和方式进行组合。而恰恰正是这种怪诞、荒谬的形式,博得了西方颓废青年的喝彩。

1971年,他们将店名改为“摇摆吧”,这间店表现他们面对权威的挑衅,和玩弄禁忌、符码、性别与社会阶级的创意,亦与朋克的兴起有着密不可分的渊源,而朋克的精神与元素亦为这个时期薇薇安创作的重要脉络。随着小店经营风格的转变,店名也曾几度改变。1972年,他们将店面重新装修后将店名改为“走吧,快得没法活”,转而卖摩托车骑士式样的朋克装束。1974,两人更是大胆露骨地将含有更多色情元素的时装在店中展示,并将店名易为“Sex”。在她与麦克拉伦的事业里,薇薇安·维斯特伍德是一个实干的设计家,她设计并制作,而麦克拉伦更多的是“思想上”、“字面上”的设计和创作,这位长得温和、文雅、面似和善的人,有一头可爱的卷曲红发,但他倒是个坚定的无政府主义者,他曾是英国摇摆乐团“性枪手”的组建者,他的种种狂热的思想无疑感染和支持了薇薇安·维斯特伍德。在反对越战的中,麦克拉伦曾被捕,薇薇安·维斯特伍德闻讯自愿入狱。他们声称要暴露我们这个社会的堕落和虚伪。薇薇安·维斯特伍德说:“我们冲击了我们自己的文化以及一切迷信。我们试图找到我们线年,著名的“世界末日”店诞生了。“世界末日”之所以成为当今世界上出名的时装店,就因为它是和法国时装店完全相反的时装店。因为她的店里一切都是荒诞无稽的,七歪八扭的楼梯,逆向行走的时钟,和稀奇古怪的服饰。“世界末日”的第一个系列叫“海盗”系列,用绉边宽松的下垂到膝的裤子,加上红、橙、蓝的粗糙印花上衣,显示出一种粗野、放荡精神。“世界末日”很快成为伦敦英王道上现代青年推崇的圣地。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薇薇安·维斯特伍德就用一种离经叛道的风格在时尚圈中闯荡,创造了数不胜数的异样风潮。正是她的创作思想基于政治上的无政府主义和艺术上的反传统精神,80年代,她以“朋克”为调色板,创造出为现代某些青年喜爱的服饰,她也曾因此被称为“朋克”之母。薇薇安·维斯特伍德的一些古怪念头总是最初一瞬间里蹦出来,这种思维通常表现为扭曲的缝线,不对称的剪裁,尚未完工的下摆和不调和的色彩,她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向时装界的传统偶像挑战。尽管她常常以十分崇敬的口吻提到夏奈尔、维奥内、阿玛尼,但她的创作成果却是反对他们。她曾把一位遵守传统的女装设计家阿许莉称为最蹩脚的设计家:“她把妇女打扮成小孩,像躲在卧室里的小可怜或傻瓜一样。”

改变现状,反对传统服饰,这在20世纪服装史上已不是鲜见的主张了,但像她这样对传统高级时装的彻底否定,用反传统的粗暴方式来冲击服装美学,无疑在80年代她是独树一帜的,她的影响不可能不波及时装界。1982年,英国杂志《观察者》称薇薇安·维斯特伍德是“英王道上的皇后”。文章说,世界不能否认她的影响,从“世界末日”到巴黎舞台,她作为一个先锋战士,一个现代文化之母,其创造性思维启迪了许许多多的现代设计家,她为他们打破了桎梏,冲击了所谓“窒息的时装沙龙”。社会就是这样的一个奇怪组合,薇薇安·维斯特伍德和“朋克”对传统时髦的藐视,对传统美的摒弃,却使这种反时髦反时尚的样式又成为一种新的时髦、新的时尚。1994年,薇薇安·维斯特伍德获颁第一届ICA奖,表彰她对当代文化的贡献。2001年成为首位获颁“酩悦时装贡献大奖”的设计师,赞扬她为英国生活方式所留下的深刻影响;其后,她还被授予大英帝国女爵士头衔。

薇薇安·维斯特伍德在日本的追随者相当多,她运用荒诞的手法设计的或紧得可怕或超大宽松的服装都大受欢迎,她曾不无得意地说过:“有人奉承我说,是我那种撕裂、特大、破相的设计启发了日本人。”上个月,薇薇安·维斯特伍德旗下的品牌Anglomania在香港开设首间专门店,“朋克教母”亦驾临香港接受了当地媒体的采访,她解释了自己为何对17、18世纪的服装剪裁构造情有独钟,她说:“西方社会的时装可从13世纪开始,人们开始懂得以不同布片拼成服饰,也懂得在衣面加以装饰,这些都令我感到有趣,但18世纪的服饰打扮的确特别被我留意,那段时候,无论男男女女都将自己打扮得最精心,以迎合当时社会风气的盛行,当时的法国及英国人,特别注重基本衣着外的无数装饰,令自己更完美及突出,故此18世纪可以说是时装史中,人们最倾尽全力装扮的年代,我们可以找到线世纪也是时装更得轻巧,卸除累赘的开始,并且充满新颖创意。”

她同时觉得英国的时装圈实在差劲,而且时装学院也是很不济的,并奉劝有志于投身服装的香港人没必要浪费钱,老远跑到英国那些时装学院学习。曾创作令人印象深刻的句语的薇薇安,给香港甚至内地留下了发自肺腑的赠言:“没有文化就没有进步,我认为一间古老茶庄比百座摩天大厦重要,不要胡乱拆掉旧有建筑吧。要尊重前人留下的心血,若不是最好的理由,就不要拆掉旧东西。”最后,她还否认要退休的传言,她说:“我也很希望退休,但似乎还未成事,虽然我很幸运有位很有设计才华的丈夫,但我们都是一起创作,结果令到设计产量更多。假如可以的话,倒希望可以专注Red Label(自创的品牌)的创作,其它的就交给下属去做,这样可以腾出时间,使我可以做一些人权、文化或戏剧等渴望已久想做的事。我觉得能够退休是代表自己的一个成功,但综观现时情况,似乎还未可以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