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叫你说出一件最需要意志力的事,你第一个想到的是什么?起床?戒烟?还是戒掉游戏、小说?

对大多数人来说,最大的考验莫过于诱惑,来自朋友圈、短视频、香烟、酒精、游戏、小说的诱惑。人们嘴里说“我毫无意志力”,通常是指“当我的嘴巴、肚子、心里或是全身上下都想要的时候,我没法‘说不’。”

“说不”属于意志力的一部分,而且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就是“我不要”的力量。

毕竟,“说不”是全世界的拖延症患者和宅男宅女最喜欢的两个字,我不要起床,我不要现在就工作,我不要减肥,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就算你心里再焦虑不安,就算电视节目、小说再魅力难挡,意志力都会逼着你“今日事今日毕”。即使你并非心甘情愿,它也会逼你完成必须做的事。

“我要做”和“我不要”是自控的两种表现,但它们不是意志力的全部。要想在需要“说不”时“说不”,再需要“说要”时“说要”,你还得有第三种力量:“我想要”的力量,那就是牢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你没准会说,我真正想要的是再玩把游戏,再抽根烟,是再喝一杯酒,还是好好赖个床。

但当你面对诱惑和拖延症时,你得想清楚,你真正想要的,其实是升职加薪、不要欠债、家庭美满、远离监狱。只有想到这些,才能遏制你的一时冲动。想要做到自控,你就得在关键时刻明确自己的目标。

意志力就是驾驭“我要做”、“我不要”和“我想要”这三种力量。如果驾驭得好,它就能帮你实现目标,至少能让你少惹是非。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社会越来越复杂,人们面对的选择和诱惑也越来越多,人们越来越需要自控力。为了适应环境、与人合作、维持关系,人脑很早就学会了自控。现代人的大脑就是为了适应各种需求而进化出来的。只有大脑紧跟时代的脚步,我们才能拥有意志力。

意志力是一种抑制冲动的能力,它使我们成为了真正的人,而不是沦为本能和欲望的野兽。

首先,我们需要了解一下人脑,看看“我要做”“我不要”和“我想要”的神经学原理。

我们的前额皮质是位于额头和眼睛后面的神经区,它主要控制人体的运动,比如走路、跑步、抓取、推拉等,这些都是自控的表现。随着人类不断进化,前额皮质也逐渐扩大,并和大脑的其他区域联系得越来越紧密。

现在,人脑中前额皮质所占的比例比其他物种大很多。这就是为什么你的宠物狗不会把狗粮存起来养老,而人却会未雨绸缪。前额皮质扩大之后,就有了

新的功能。它能控制我们去关注什么、想些什么,甚至能影响我们的感觉。这样一来,我们就能更好地控制自己的行为。

前额皮质并不是挤成一团的灰质,而是分成了三个区域,分管“我要做”“我不要”和“我想要”三种力量。

前额皮质的左边区域负责“我要做”的力量。它能帮你处理枯燥、困难或充满压力的工作。比如,当你想偷个懒刷会短视频、看会小说的时候,它会让你继续坚持一下。右边的区域则控制“我不要”的力量。它能克制你的一时冲动。比如,你减肥时在餐桌上看到喜爱的蛋糕而忍住不去吃,就是这个区域的功劳。

第三个区域位于前额皮质中间靠下的位置。它会记录你的日标和欲望,决定你“想要什么”。

这个区域,的细胞活动越剧烈,你采取行动和拒绝诱惑的能力就越强。即便大脑的其他部分一片混乱,向你大叫“吃这个!喝那个!抽这个!买那个!”这个区域也会记住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1848年,25岁的铁路领班工人菲尼亚斯·盖奇。雇主称他为最好的领班,工友们尊敬他、喜欢他(你可以把他看成“十佳”员工),可以说是有铁人精神的一个外国人。

但在9月13日周三下午4点半,一切都变了。当时,盖奇和工友正在清理负责铁路的一片路段。这时突然发生了一次爆炸,冲击波带着一条近1米长的钢筋刺穿了盖奇的头骨。钢筋刺穿他的左脸,穿过他的前额皮质,飞到了他身后数米远的地方。那条钢筋上还粘着他的大脑灰质!

你肯定觉得盖奇横尸当场了。不过,他奇迹般地生还了,当时甚至没有昏迷过去。工友把他抬到牛车上,走了大约1公里把他带回住所。医生尽全力为盖奇包扎,并从事发地点取回来一大块头盖骨,对他进行了头骨复原,并用头皮盖住了伤口。

两个月后,盖奇的身体机能完全恢复了,并重新开始了工作。盖奇说自己“哪里都挺好的”,一点都不疼了。

他的外伤是痊愈了,但他的大脑却发生了奇怪的变化。朋友和工友都表示,他的性格大变。负责救治的医生在原始事故医疗报告上记录了盖奇的变化:盖奇心智和身体之间的平衡似乎被打破了。他经常粗鲁地侮辱别人(他以前不是这样),总想去控制别人,极少顺从他人。如果你限制他,或是和他意见相左,他就会失去耐心,他的性情发生了180°大转变。难怪他的朋友和熟人都说他“已经不是盖奇了”。

因为这次事故“带走”了盖奇的前额皮质,当盖奇失去前额皮质的时候,他也失去了“要做”“不要”和“想要”的力量。他那钢铁般的意志力看似是他性格中不可动摇的一部分,却被那根刺穿头骨的钢筋无情地击碎了。

当然,大部分人不用担心爆炸会夺走自己的意志力。但我们多多少少有一点盖奇的影子。因为前额皮质并非始终可靠,醉酒、缺觉、分心等都会影响到它,使我们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虽然灰质还好端端地待在大脑里,但我们和盖奇已经没什么两样了。即使我们的大脑精力充沛、足够清醒,也不是不存在危险。我们有能力去选择“更难的事”,也会有冲动去做“容易的事”(我们的本能趋向于让我们“偷懒”)。我们需要阻止这种“偷懒”冲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半年报业绩受新冠疫情影响中长期创新巩固龙头优势
Next post 桑谢斯加盟大巴黎今夏引援破1亿欧元

Goto Top